• 新聞
  • 體育
  • 汽車
  • 房産
  • 旅遊
  • 教育
  • 時尚
  • 科技
  • 財經
  • 娛樂
  • 更多
    母嬰 健康 曆史 軍事 美食 文化 星座 專題 遊戲 搞笑 動漫 寵物

上海爺叔阿姨的夏天:居民垃圾分類意識增強,志願者活兒少了

原標題:上海爺叔阿姨的夏天:居民垃圾分類意識增強,志願者活兒少了

【編者按】

8月1日,上海推行生活垃圾強制分類“滿月”。

這一個月來,“垃圾分類”旋風席卷全城,上海生活垃圾分類效果初顯:居民家裏的垃圾桶多了,垃圾廂房變整潔了,高科技産品也用上了,志願者的活兒逐漸少了,就連來滬遊客也初步知曉如何分類了……

即日起,澎湃新聞特推出系列稿件,全方位呈現生活垃圾分類“新時尚”讓居民習慣如何改變、文明之風如何浸入人心。

8月1日,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正式施行滿月了。

無論白天黑夜,垃圾廂房旁邊總有一群“硬核”的阿姨和爺叔們,他們是萬千垃圾分類志願者中的一員,不過從他們的心得體會中也足以窺見:上海垃圾分類的順利推行,離不開志願者們的付出。

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記者近日采訪了三位年過七旬的老年志願者,他們中有人淩晨三點還在小區裏“抓”亂翻垃圾的人,有人脫下志願者馬甲後還忍不住去廂房邊轉悠,還有人重新站上“講台”,思考如何讓小朋友養成垃圾分類的好習慣……

淩晨三點值班,“偶遇”撿垃圾的人

7月28日淩晨三點,撿垃圾的人又來了,幾下翻弄,投放點邊的垃圾散亂一地。這一幕,被志願者耿德超抓個正著。“翻垃圾的人一轉臉,看到了我,她也很驚訝。”

這樣的表情,耿德超見過好幾次,“之前有個被我抓到小夥子說,志願者半夜還值班啊?我們再也不敢出來亂扔了。”

71歲的“耿叔”是浦東新區洋泾街道棲山小區志願者,爲了搞清楚誰在夜裏偷倒垃圾,淩晨兩三點,他穿著志願者的綠馬甲,在垃圾廂房周圍轉悠。看到偷倒垃圾的行爲,就記在小本子上。

居民一度懷疑:“耿叔”難道不睡覺?

展開全文

耿德超所在的棲山小區一處垃圾房。 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張慧 圖耿德超表示,晚上7點以後,小區內有24小時智能垃圾箱開放,幹垃圾桶裝20多包就滿了,如果不及時處理,就會有人把垃圾扔在地上,這樣就失去了垃圾分類的意義。耿德超覺得,“保潔員不住在小區裏,我作爲黨員,承擔一下責任是應該的。”

除了偷倒垃圾的人,他還發現了夜色掩蓋下的隱秘,比如,“有人翻垃圾像是愛好一樣”,“有人兩點鍾點外賣,晚上出來倒垃圾”。

棲山小區的垃圾分類志願者隊伍,從去年8月以來就開始建立了。從最初包括耿德超在內的3人,擴大到如今的63人,年齡大都在65歲到75歲之間,每天上午和下午在垃圾廂房邊站崗。“志願者們不怕苦,不怕累,有時和保潔員一起分揀垃圾,時間長了,居民都感動的。”

2019年7月1日,上海進入垃圾分類強制時代。耿德超明顯感到,居民對垃圾分類的態度有了明顯轉變。

耿德超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前不久,小區的一位居民的濕垃圾裏混進了不少煙頭。耿德超告訴他,煙頭屬于幹垃圾。那位居民不僅立刻承認錯誤,還把煙頭一個一個地撿出來。

這是耿德超之前難以想象的,他說,小區住著不少租戶,流動性很大,管理上有難度。

去年8月,小區啓動垃圾分類試行初期,在垃圾桶邊,有居民吵嚷著,和他對著幹,要大家一起把垃圾扔到地上。耿德超說,“現在不一樣了,如果有人不分類,居民都幫著我們說話。”

現在居委會幹部、保潔員都勸他說:耿叔歇著吧,居民垃圾分類意識增強了,活兒不多了。

耿德超在垃圾分類投放點站崗。 微信公號“綠色上海” 圖 脫下志願者馬甲後,也要到投放點轉悠兩趟

距離棲山小區1.5公裏,光輝小區76歲的志願者吳明也說,年紀大了,還做志願者,只爲“開心就好”。

戴著印有“浦東新區志願者”字樣的舊遮陽帽,跨上一輛老式橫梁自行車,吳明還能把車子蹬得生風有力。“人老了,能爲社會做一點小事,多做一點是一點。”他對澎湃新聞記者說。

從60歲退休起,吳明一直沒有停下志願活動的腳步。2018年12月,他獲評“浦東新區生活垃圾分類優秀志願者”。

吳明獲評2018年“浦東新區生活垃圾分類優秀志願者”。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張慧 圖在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前,他一直是小區“綠色星期六”的志願者。每個月的第二個周六,居民把廢舊電器拖到小花園,他爲大家兌換獎勵。“一個舊電話機可以兌換一塊肥皂,居民都很支持。”

爲了宣傳垃圾分類,作爲樓組長,吳明拿著材料,挨家挨戶進門宣傳,可謂是“見縫插針”。樓裏除了老鄰居,還有租戶,“白天沒人就晚上去,看到有人來了立馬跟過去。”

天氣炎熱,垃圾桶邊的味道不好聞。他說,多年的志願經曆在那,“奉獻精神還是有的。”

經過一段時間試運行,光輝小區的志願者們不用頻繁站崗了。

吳明還是忍不住,每天去小區投放點轉悠兩趟,還要推開廂門,瞅瞅垃圾分得對不對。“以前穿志願者馬甲,現在穿便服。”吳明解釋,因爲不是統一安排的站崗,他便沒有穿那件亮眼的熒光綠馬甲。

如果遇到不清楚如何分類的居民,他會立刻掏出放在口袋裏的《上海市生活垃圾分類指引》。“你看,‘玻金塑紙衣’,可回收。”不過,隨著居民垃圾分類意識的增強,他如今很少遇到這樣的“教學對象”。

吳明從腰包中掏出的《上海市生活垃圾分類指引》。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張慧 圖“讓他去,他開心就好,能出去表示身體蠻好。”對于吳明的志願活動,老伴也是支持的。

但轉眼間,老伴又爲滿屋子的“志願證明”發愁:成沓的遮陽帽、各色疊好裝袋的志願服裝、散落各處的榮譽證書和紀念冊,這些是吳明參與世博會、交通文明、垃圾分類等志願活動經曆的見證。

“如果做個志願者服裝展,陸家嘴的我最全了。”吳明笑說,他希望孫子能夠知道,自己曾經做過的事,“給不了他們物質財産,就留些精神財富吧。”

吳明爲居民講解垃圾分類知識。 微信公號“綠色上海” 圖從三尺講台到社會大課堂,她堅持爲孩子培養好習慣

與堅守在垃圾房邊的志願者不同,81歲的退休教師張惠英,把垃圾分類的課程搬到了她曾經工作過的講台上,帶動大家共同參與垃圾分類。

從1956年踏上工作崗位,到2000年正式退休,張惠英一直是江蘇路第五小學教師,用她的話說,“小辮子進去,老太婆出來”。期間,她獲得了全國“五一”勞動獎章、獲評“全國優秀教師”等稱號。

她說,對小孩子來說,最重要的是養成好習慣。

當年,哪怕是“如何放好書包”這樣的小事,張惠英也爲孩子編唱簡單好記的順口溜,“像唱山歌一樣唱”。如今,生活垃圾分類成爲新時尚,她摸索著,如何與時俱進,讓小朋友培養好習慣。

張惠英告訴記者,雖然已經退休,但她離不開教育事業,從三尺講台到社會大課堂,她想當一輩子老師。

2018年11月,上海市長甯區虹仙小區開始全面推行垃圾分類工作。爲從小培養孩子們的好習慣,張惠英作爲虹仙勞模群英工作室負責人,牽頭工作室,攜手虹古路第三幼兒園、長甯區輔讀學校開展垃圾分類實踐活動。

張惠英和志願者們在幼兒園給孩子們講解垃圾分類。她回憶說,小區推行垃圾分類後,輔讀學校的學生,曾到小區學習參觀。學生中,有的患自閉症、有的是智力障礙。

因爲自己曾到輔讀學校講過課,她問孩子,“對我有印象嗎?”孩子們的表情告訴她,有印象。

爲了讓輔讀學校的孩子們理解垃圾分類,她手拿著要分的垃圾,一個個詢問,該放到哪個垃圾桶。每看到孩子們學會一點,張惠英就做個“棒”的手勢鼓勵。

從事教育工作幾十年,她說,播下愛的種子,能在孩子心中長久留存。

張惠英帶領輔讀學校學生參觀小區垃圾分類投放點。張惠英還告訴記者,在幼兒園表演垃圾分類小品時,她特意改編,加入了很多與學生的互動,比如會讓學生舉手告訴她,電池是什麽垃圾?“學生參與進來後,現場氛圍立馬就不一樣了。”

爲了與時俱進,張惠英也在努力跟緊時代步伐,網上發布的垃圾分類考題,她每天都看。

“我還保持著性格上的童心,年齡總歸是上升的,但是心態可以自己把控。”她說,每當自己與孩子們在一起,就感到很有活力。

張惠英提到,越來越多的居民加入到志願者隊伍中,做事不怕累,不怕髒,“他們做了很多感人的事”,居民之間的聯系更緊密了,垃圾分類效果也更好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免費獲取
今日搜狐熱點
今日推薦